中国冰雪之路:从第一次参加比赛到第一枚冬万圣夜人偶事件簿1奥奖牌

栏目: 牡丹江

金苹果注册 www.aspenbusinessjournal.com

新华社平昌2月7日电 新华社记者

当五星红旗今天在平昌冬奥会运动员村升起,中国冰雪健儿的第11次冬奥征程开始了。从1980年开始,中国冰雪运动的奥运之路历经风雪,一代又一代人在冰天雪地间留下热泪,书写豪情。伴随着改革开放、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国冰雪运动站在了新的历史坐标上,迎来了新的机遇,肩负起新的使命。

刻骨铭心的差距

“现在上场的是14岁的中国选手包振华,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团。她排在最后一名,但她此前从未参加过国际赛事。和大多身经百战的对手们相比,这支中国队展示出非凡的活力和勇气?!?#8212;—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普莱西德湖冬奥会花样滑冰比赛转播解说

1980年,14岁的包振华第一次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她到了纽约,进驻普莱西德湖奥运村,第一次见到24小时食堂,影院放映着最火的电影《超人》《ET》……但更令她目眩的是冰上的世界。

“人家滑得太好了。记得英国有位叫考辛斯的男选手,他把当时风靡世界的迪斯科音乐,编排到他的自由滑长节目里,很多没见过的东西,都能在冰场上看到,我们差距太大了?!?/p>

差距,巨大的差距,是新中国运动员第一次登上冬奥会舞台获得的最刻骨铭心的印象。参加高山滑雪、冬季两项、越野滑雪、花样滑冰和速度滑冰5个大项的28名运动员中,只有速度滑冰选手战胜了相对较多的对手,但也在20名开外,其余都在完赛选手中排在末尾。

但新中国运动员的亮相,已经成为普莱西德湖和整个世界的重大新闻。关于中国代表团的报道成为美国各大主流媒体的必争之地。持权转播商美国广播公司邀请中国运动员到前方演播室接受采访,年龄最小的包振华被派去,采访她的是美国“冰上皇后”、1968年冬奥会冠军佩吉·弗莱明。

9个月后,弗莱明随美国花样滑冰队访华。在首都体育馆,她以《梁山伯与祝英台》为曲,奉上一舞。这场演出在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如蝴蝶振翅,激荡起层层涟漪。

1998年初,日本长野,21岁的陈露以《梁?!凡趿禄崤ネ?,成就了“冰上蝴蝶”的美名。当时正在日本留学的包振华,举家驱车14个小时,在现场见证了中国花滑历史上的经典之舞。尽管不是金牌,但陈露融入灵魂的表演超越了技术范畴,和当年弗莱明倾倒中国观众一样,倾倒了世界冰迷。这是完全超出包振华那代人想象的盛况。

1979年10月,中国恢复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包振华遇到了人生最重大的机遇。当年年底,国家队提前到日本备战,她第一次走进了室内冰场。

“(当年是)在一般的田径场泼上水,我们自己扫冰场,教练带着我们浇冰场。因为是室外,首先考虑到保暖,服装都比较厚,不是棉袄棉裤就是秋衣秋裤,套上毛衣毛裤,冰鞋外面做个套。随着热身把体温升上来,逐步把厚衣服脱下来,才进入正式训练?!?/p>

教练苗瑞馥从音乐选择到服装设计制作到舞蹈编排,独自承担了现在一个团队的工作。她用最好的淡蓝色的确良给包振华做了第一套舞裙,却发现料子没有弹性,抬胳膊踢腿都不方便。

和包振华一起在普莱西德湖登台的男选手是当时15岁的许兆晓。2000年冬天,他与姚滨曾在一个苏格兰小镇温酒听潮夜聊。谈及陈露1995年在伯明翰世锦赛上夺得冠军,许兆晓眼泪几乎掉下来?!拔业笔碧秸飧鱿⒌牡谝桓芯跏牵褐泄艘材芏崛∈澜绻诰??这可是花样滑冰哪!”

和许兆晓、包振华在普莱西德湖一样,姚滨和栾波搭档的双人滑,在1980年世锦赛和1984年萨拉热窝冬奥会上都排名垫底。退役后,姚滨用24年时间把中国双人滑带到了冬奥之巅。2010年在温哥华,申雪/赵宏博终于代表中国人站上了冬奥会花样滑冰的最高领奖台。

在苏格兰那个冬夜,姚滨和许兆晓曾经有这样的对话。

“我算了一下赛程,今天春节只能在保加利亚过了,”姚滨说。

“就好像你什么时候在家过过年一样,”许兆晓接过话来说。

体坛尖兵

“在上场的时候,走到地下通道,我清楚地记得我的竞争对手,(韩国选手)刘仙姬的领队,就狠狠地捶了我一下。他说,乔波去打仗。我就觉得,哎哟,我就是一名勇士,一名士兵,我还在想什么,就是去打仗。现在战场上就我一个人了,我一个人要去拼杀了?!?#8212;—纪录片《冠军的新人生·叶乔波》

1994年2月23日,叶乔波迎来了冰上生涯最后的1000米竞速。一块铜牌,差点付出一条腿的代价。

“我记得在最后30米的时候,就是一瘸一拐,左腿就是支撑一下而已,根本没有能力拼尽全力去蹬冰。千万别摔倒,就是这样支撑滑过去都行,坚持下去就行?!?/p>

这块铜牌是中国在利勒哈默尔冬奥会上的第一块奖牌?;姑蛔叩搅旖碧?,叶乔波的眼泪就忍不住涌出来?!拔抑牢以僖裁挥姓故咀约旱幕崃??!?/p>

她登台,挥手,是致意,也是告别自己的奥运冠军梦。十多天后,她在德国接受了左膝关节手术,耗时3个多小时,清除了8片碎骨……

叶乔波“背着冰刀出征,坐着轮椅归来”的故事随即传遍中国。她左膝的伤势在冬奥会前就已经非常严重,不止一位医生告诫她,不能再训练和比赛了。但她缠上层层绷带,义无反顾地走上冰场。

其实早在两年前,她已经成为中国冰雪运动的英雄。在法国阿尔贝维尔,她在速度滑冰500米和1000米两个项目中夺得银牌,结束了中国人对冬奥会奖牌12年的等待。但两次以微弱劣势输给美国名将邦尼·布莱尔点燃了这名中国军人更强大的斗志。

最后一战,宿命般地与布莱尔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只有“一条半腿”的叶乔波虽无力战胜对手,却赢得了世界的敬意。有荷兰记者对她说,“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冠军?!?/p>

叶乔波被授予“体坛尖兵”称号,媒体、部队、体育部门等多家单位联合为她的退役特别举办了一场晚会。而曾经已经无限接近的速滑奥运金牌,中国人又等了20年,以为一捅就破的窗户纸,竟成了一堵墙。2014年,张虹终于在索契冬奥会女子1000米比赛中实现了几代速滑人的夙愿。叶乔波作为电视解说嘉宾,在现场见证了这一荣耀时刻。记忆翻涌,她不禁红了眼眶。

叶乔波的“尖兵”精神是中国冰雪人的一种典型气质。一支穿行在牡丹江林海雪原间的队伍后来逐渐为人所知。沈阳军区雪上运动大队的冬训营地在当年抗联英雄与日本侵略者周旋的原始森林深处。冬季两项的战士们每年10月底上山,次年3月底下山,在厚达一人高的积雪和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寒风里练越野滑行和射击。经历过手指甲脚趾甲被冻掉的战士不在少数,流汗流血流泪就是他们的日常。

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创造了中国雪上项目较早的一批突破性成绩。1990年,宋文斌亚冬会夺冠;1993年,王锦芬世界大冬会摘金;1998年,于淑梅在长野冬奥会上获得女子7.5公里第五名,2001年她又在世界杯上问鼎;2005年,刘显英世锦赛夺银。在冬季两项这个传统雪上项目中,中国也曾经接近世界先进水平。

中国人不怕吃苦,但客观条件有些时候却成为一道跨不过去的坎儿。1996年2月,哈尔滨成功举办了第三届亚洲冬季运动会。在短短两年时间里搭桥修路、建设和改善场馆设施,东道主的效率给宾客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是中国首次承办洲际冬季综合运动会,但当时萌发的举办冬奥会的梦想却接连遇挫。2002年初,哈尔滨第一次申冬奥,无缘候选城市。伴随2009年世界大冬会的筹办,哈尔滨再次提出申冬奥的意愿,但未获中国奥委会批准。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前主任赵英刚曾坦率地说,“哈尔滨最大的不利因素是气候过于寒冷”。国际奥委会要求雪场温度不能过低,但中国东北地区受西伯利亚寒流影响,冬季气温比世界同纬度地区要低10-20摄氏度。

虽然“冰城”太冷,但中国人的冬奥梦想并未因此“封冻”。

转载请注明:金苹果注册 » 中国冰雪之路:从第一次参加比赛到第一枚冬万圣夜人偶事件簿1奥奖牌